3, 7月 2022
英冠:哈德斯菲尔德VS诺丁汉森林价值17亿还在聊战意?

利物浦全场射门24次,射正9次,皇马全场射门4次,射正2次,但赢球的是皇马,这找谁说理去?利物浦的表现已经足够好了,只不过库尔图瓦更好,就是这样。今天晚场再来一单,两场就够了,票已出,直接看思路。

这一场我一看到数据,就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双平。就是很典型的决赛,两队都没有自信,都不敢贸然出击那种,我详细说说我的思考过程。

这场附加赛决赛的胜者,将得到一个赛季的英超转播分成、联赛排名奖金、门票收入、商业合作(球衣赞助、周边开发、广告收入等)、降级保护伞制度等收入,保底至少1.7亿英镑!这不是我瞎吹的,我也是看到一个会计事务所的新闻。要知道,今年欧冠冠军算上整个赛季各个阶段奖金、参加欧超杯的收入,都还不到1.5亿欧元。现在升英超就是这么香,如果升德甲也那么香,汉堡马上飚上来你信不信?由此先保证两队的战意。

昨晚詹俊说了一个小知识点,诺丁汉森林是欧冠历史上决赛胜率最高的球队,两次参加决赛,两次夺冠。诺丁汉森林上世纪曾经两夺欧冠,1次英格兰顶级联赛冠军、2次足总杯、4次英联杯。这是一支祖上阔过的球队,名副其实的“老字号豪门”。诺丁汉森林在半决赛晋级得相当惊险,首回合客场2-1获得先机,但回到主场却1-2不敌谢菲尔德联,战至点球大战。在点球大战中,门将布里斯·桑巴简直王大雷附体,三次扑点。

这场决赛两队都是三后卫阵容,哈镇主打3-4-3,诺丁汉森林主打3-4-1-2,所以场上位置基本都会对上,而且都是很保守的防守反击,可想而知今晚的比赛会有多难看,能有进球的话都不错了。翻看历史数据,之前10次英冠附加赛决赛只有2次踢出了大比分,这场比赛也不太可能有太多进球产生。你说富勒姆参赛,那就不一样,比赛是开放还是保守,还是看参赛队伍的球风。

双方主力阵容都有小缺陷,哈镇右翼卫图托恩出战成疑,而诺丁汉森林锋线主力之一的刘易斯·格拉班本场比赛也无缘复出,但头号射手布伦南·约翰森在半决赛两回合比赛各进1球,状态火爆,理论上也是不缺人用的。这一场的数据,诺丁汉森林零点二五,但这不代表他就有明显超出哈德斯菲尔德的实力,一起摆大巴,这踢的很难说是足球,更多的是靠运气,靠对方犯错,靠天上掉馅儿饼。即使分胜负,差距也是一个球,所以我本场打双平,没毛病吧?这场跟瑞典超韦纳穆VS哈马比组合,我就不展开了,直接见票。

3, 7月 2022
诺丁汉森林202122赛季主场球衣发布

英格兰诺丁汉森林俱乐部与Macron一同推出球队2021/22赛季主场球衣。新球衣灵感源自于上世纪80年代后期球队球衣上的经典图案。

全新主场球衣继承诺丁汉森林传统的红色外观与白色细节,球衣上的菱格压印花纹灵感源自于上世纪80年代后期的球队经典球衣图案。胸前俱乐部徽章以传统刺绣工艺制作,质感十足又具年代感。衣领与袖口上均加入白色罗纹细节。

新球衣搭配白色球裤与红色球袜,球裤上加入红色俱乐部刺绣徽章以及条纹细节装饰。

出生于诺丁汉的著名导演基恩·皮尔斯·肖为俱乐部拍摄了新球衣广告。这位导演此前指导了英格兰代表队广告,并曾与皇家马德里、巴塞罗那以及利物浦等欧洲知名足球俱乐部合作。

29, 6月 2022
一文看懂诺丁汉森林的底蕴:157年历史赢下两次欧冠冠军

说起老球迷,那些总是念叨着“蓝狐神话”、“超级拉科”的,往往还只是初级阶段。甚至将意甲七姐妹倒背如流,也只能算“中级”。

真正的骨灰级,那是见证过诺丁汉森林的黄金时代,能把传奇教头克拉夫的往事如数家珍。这支有着157年历史的老牌俱乐部,赢下了价值2亿的英冠升级附加赛,将会在21世纪第一次出现在英超赛场。热泪盈眶、到处报喜的,那才是老球迷啊!

成立于1865年的诺丁汉森林,称得上是英国足球历史、甚至是世界足球历史上最古老的队伍之一。

不过在成立后的前110年里,球队一共只赢下2座足总杯,表现实在是称不上耀眼。

诺丁汉森林的队史转折点来自1975年,30岁起就独当一面的神奇教头、曾经带领第二级别球队德比郡,赢得联赛冠军的克拉夫成为球队主帅。

从1977年到1980年期间,诺丁汉森林赢下8座冠军,其中包括了3次站上欧洲之巅(2尊欧洲冠军杯和1座欧洲超级杯),以及1次英甲冠军(当时的英格兰顶级联赛)、2座联赛杯、1座慈善盾杯,以及1次英苏杯(由英格兰和苏格兰足球联赛中挑选出8支精英球队参加的锦标赛)。

克拉夫入队之后,引进了多名实力派球员,这里面包括了花费2000英镑签下进球如麻的前锋加里-伯特莱斯,以及在欧冠决赛中打入致胜进球的标王特雷弗-弗朗西斯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弗朗西斯当时的转会费其实是99.9999万英镑,克拉夫为了不给他制造压力,特意在100万上减去了1镑。

不过诺丁汉森林最知名的球员,还是英格兰传奇国门彼得-希尔顿,他被认为是森林俱乐部和英格兰国家队历史上最伟大的门神。

他在1977年被克拉夫买入之后,成为了球队赢得英甲冠军和蝉联欧洲冠军杯的核心竞争力,更是占据英格兰国门位置长达20年。

在当时崇尚长传冲吊的英伦足坛,克拉夫追求短传配合的踢法,一度被视为异类。媒体一度将他们称之为降级大热门,但是克拉夫的队伍却赢下了1977-78赛季的英甲联赛冠军。

踏上欧洲冠军杯的赛场,曾经带着德比郡杀入过4强的克拉夫,取得了更大的突破。诺丁汉森林在1979年和1980年连续2年赢得欧洲冠军杯冠军,创造了一项纪录:欧冠冠军比联赛冠军多。

尤其是在1980年,面对着欧洲足球先生凯文-基冈领军的汉堡,克拉夫的诺丁汉森林还是强势力克对手。

英格兰足球历史上,一共只有5支球队赢得过欧洲冠军杯(欧冠联赛):利物浦、曼联、切尔西、诺丁汉森林和阿斯顿维拉。

不过战绩出色的克拉夫,同时也有着暴脾气,甚至有着很强的攻击性。他当年对弗格森开炮:“有一样东西我有2个,但弗格森只有1个。我说的可不是裤裆里的玩意儿!”(不过弗格森在他说完之后几年,赢得了个人的第二尊欧冠冠军奖杯)

除了对对手极为毒舌,克拉夫对自己的队员也是丝毫不留情。面对着球队的王牌门将希尔顿,当时后者渴望能够得到1号球衣,却被克拉夫拒绝:“这里只有一个NO.1,不过这不是你!”

在1980年卫冕欧洲冠军杯后,当时球员们想要跟妻子们一起庆祝,但是克拉夫不允许:“球员和教练们一起赢了欧冠,所以就是我们一起庆祝。”主力边锋罗伯特森表达不满,结果克拉夫威胁要把他的牙齿砸落下来。

克拉夫的鲜明个性和才华,让他取得过成功。不过这也会使得他很难适应时代的变革,以及足球大环境的变化。

不容易与时俱进的不只是克拉夫,地处于小城市的诺丁汉森林同样难以在足球大资本时代占优。与他们仅有300码距离的死敌球队诺茨郡(足球历史最老球队),跟诺丁汉森林一样在新时代中走向没落。

这里无法吸引到石油金主,主场恰好位于诺丁汉市的官方边界之外,诺丁汉森林在2005年一度降级到英丙,成为历史上第一支沦为第三级别的前欧冠冠军队,似乎也不那么让人意外。

自1999年从英超降级之后,诺丁汉森林就再也没有回到过顶级联赛舞台,为此球迷们等待升级的这一天,已经长达23年。

在这漫长的岁月中,他们也只是在11年前打入过英冠升级附加赛,不过输给了斯旺西。

其实在本赛季开局阶段,诺丁汉森林一度遭遇8场输6场,排名英冠倒数第一的尴尬。一切的变化,来自少帅库珀的到来。

他入队之后的38场比赛,拿到76分!诺丁汉森林因此来到积分榜第四,获得升级附加赛资格。

库珀从20岁起就成为一名职业教练,27岁拿到欧足联最高资质的教练证书,称得上是标准的学院派。

早年间,他曾经加入利物浦,在31岁时就被提拔为利物浦青训领队,也是斯特林和阿诺德成长路上的导师。

2017年时,库珀作为主帅带领着英格兰U17赢得世青赛冠军。球队中的福登、桑乔、史密斯罗、奥多伊等人,现在都在豪门球队占据一席之地。

平心而论这支诺丁汉森林的实力不算强,能够升级成功有太多的不可思议之处。哪怕是最终的决赛,唯一的进球还是对方的乌龙球。

半决赛时主场遭遇谢菲联逆转,点球大战靠着门将桑巴扑点球帽子戏法才涉险过关。下赛季想要留在英超,恐怕需要在转会窗口多多努力。

不过因为赢下这场决战,诺丁汉森林在未来4年至少将会得到2亿英镑(哪怕2023年就降级,并且无法重返英超)。有了这笔资金,这支有着157年历史的球队或许会迎来新的篇章。

欧洲五大联赛的魅力不只是那些豪门球队,更是因为有了诺丁汉森林、汉堡这样历史底蕴深厚的存在。

哪怕因为时代的变化,诺丁汉森林无法重回当初登上欧洲之巅的荣光。不过能够回到英超,已经是巨大的成功。或许在新一代的球迷心中,库珀就是21世纪的克拉夫。当然,这名让球员直呼其名的少帅,脾气要比前辈好得多。